随着中国的经济迅速发展,如今的中国已经打造了数十家万亿企业,千亿企业在近年来不断增多,目前已经超过42家,而百亿企业更是多的数不胜数。这么多企业也成就了很多企业家,那么说到企业家,当代温商可以说是创业中的代表,他们几乎都是从弱势甚至是苦难中靠拼搏、靠勤奋走出来,并且常常令人震撼的走向成功。

上苍给了温州一个贫穷的起点,20年前“平阳讨饭、文成人贩、永嘉逃难、洞头靠贷款吃饭”,温州的空气里充满了贫穷与饥饿。而20年后“十万元是贫困户、百万元才起步,千万元才算富”,温州人“穷得只剩下钱”了。而说到温商,正泰集团南存辉、奥康集团王振滔、森马集团邱光和这些企业家都是温商的代表。而今天要说的主角,同样也是温商,同样是白手起家,通过自己的辛苦打拼才有了如今的百亿帝国。

承包飞机在当时是一个非常不可能的事情,在当时买飞机需要县团级以上的证明,更别说承包飞机了。但是他们两并没有泄气,又是跑市场、又是跟有关部门沟通。经过大半年的折腾,两人终于成立了温州温州天龙包机公司,承包了长沙—温州的航线,并在1991年开通了包机,这在中国商业历史上是第一个民营资本的航空公司。当时有一位领导是这么对王均金说的:均金啊,你这不是在吃螃蟹,简直是在吃鳄鱼啊!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王家两兄弟与飞机结了缘。

在包下了长沙—温州航线之后,1999年,王均金去武汉出差,得知武汉航空准备改制,他马上与对方接洽合作事宜,经过两年内的多次接触,直到2001年,均瑶集团终于出资与武汉航空公司签订了一个协议,计划在武汉航空引进战略投资人的时候进入。当时双方约定:不管哪一方的资本进入,均瑶集团都要参股。2002年,均瑶集团出资1.08亿元,拥有了武汉航空公司18%的股权,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入股国有航空公司的民营企业。然而没过多久,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在了王均金的身上。

当时的均瑶集团企业业务不仅有航空,还有早在1994年便进入的乳业行业,在经过半个十年的发展,均瑶集团营收已经超过了25亿。可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,在2004年之前,公司一直都是王均金的哥哥王均瑶在打理。然而在2004年的某一天,王均瑶因为劳累过度,患有直肠癌,随后在2014年11月病故。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均金即悲伤,又不得不接手这个亿万集团。在哥哥王均瑶去世之后,王均金接手了均瑶集团,同时为了完成哥哥以及自己的飞天梦,在2005年,王均金组建了吉祥航空。

组建了吉祥航空之后,王均金又玩了一个大手笔,控股了民营航空奥凯航空公司。控股了奥凯之后,均瑶集团的航空产业形成了以上海和天津为基地,呼应上海大众额亚太航空枢纽以及天津滨海新区航空城的战略布局。同时还推出了“百年老店”的未来发展思路。在王均金的理解中,“百年老店”包含着很丰富的内涵:百年的理念,意味着要用百年企业的丝毫方式、百年企业的行为方式、百年企业的价值体系来约束自己。在决策中,要舍得眼瞎的一时之利,不赚“快钱”,不求暴利,不搞竭泽而渔的事情,规避短期行为,凡是从长计议,从长远出发,“风物长宜放眼量”。

在王均金的“百年老店”计划中,均瑶集团从航空业务、乳业业务,扩建了信托业务、零售业务、教育业务等,均瑶集团目前旗舰拥有三家上市公司,分别是吉祥航空公司、大东方百货公司(原名:江苏无锡商业大厦集团)、上海爱建股份公司。目前均瑶集团总市值超过400亿,而王均金的身价因为均瑶集团没有上市,加上他本人也没有公开,所以只知道去年王均金身价已经超过了200亿。但当问王均金身价的时候,他却笑称:自己的身价也就十几万元,因为每年自己也就花十几万元。

首页滚动